穿越小说 我和穆桂英有过一小段恋情

时间:2014-10-02  浏览次数:


 

    作为拍客的我去名山胜地采风是少不了的,秋天的清晨总是多雾,晚出的太阳无精打采的挂在山坡上玉米杆的尖上。车子在京承公路边上的白草洼国家森林公园停下,山峰连绵、层林尽染的秋色顿时把我的兴致提高到极点。

    拍过了林海的幽深、草甸的萧索登上的顶峰的石海,坐在一块据说是穆桂英的拴马石上喘着气,旁边是一丛六道木,长势旺盛。打开矿泉水的瓶子还没来得及喝,突然旁边的灌木中传来“劈里啪啦”穿过的声音,是那种野兽奔跑的声音!我惊得呆住了,一只黑色的兽类从灌木中走来,只觉得心一痛,眼前一黑!

    仍然坐在石头上,山坡上旌旗招展、几十个帐篷连成一片,无数披盔戴甲的士兵正收拾帐篷兵器。石头旁边多了一匹马。一位英姿飒爽、全身披挂着宋代盔甲、背背箭羽、腰挎宝刀的女子正圆瞪丹凤眼伏身看着我,有些面熟!见我看她大声问道“:何方小子?穿着古怪,是不是辽兵密探?见到本帅快快下跪!”我心中好生纳闷,是不是拍电视剧呢?可是我恍惚的想起那只野兽,想起上山的时候没有剧组呀!辽兵?宋代盔甲?我是不是像现在流行的穿越小说里的人穿越了?!可是我历来觉得那是一种荒诞,对那种小说不屑一顾。我只顾得想还没有来得及答话呢,一个穿着士兵服饰的少年跑来:“报!三军准备完毕,退回幽州。”那女子头也没抬:“把这个辽兵密探给我带上,传令下去,三军起营、收拾行装,进幽州城!”旁边过来两个头戴红缨的女兵好奇的看着我,手中还拿了根绳子,我慌忙摆手:“不用捆绑!小子跟你们走就好。”回手想抄起自己的摄像机和背袋,却被女子一把抓去。那是我的行囊!女子一瞪眼,无奈,跟着走吧!慢慢的要回来。我突然想到了,在北宋时期承德就是宋辽的边境之地,我真的穿越了!

    一路之上,换上了北宋服装,骑上一匹骏马,穆桂英也没搭理我,但我偷偷看去,她好像对我恶意不大,而且还有些爱意似的! 日夜兼程,来到幽州府。{现在的北京}

     秋天的树叶洒满幽州府内的一个宅院,晚霞染红了天边的一角,那些士兵也许看出我并不是什么密探,大概只是山里的猎户,所以疏于对我的看管,我偷偷的溜出房门。溜溜达达的来到主房,这时候那些女兵都换上了女装看到怪模怪样的我指指点点、轻轻的发笑,我也不管这些了,找穆桂英去!找回我的行囊。

    “什么人!偷偷摸摸的看什么?!”一声娇喝把我吓了一跳。卸去盔甲的穆桂英就是一位窈窕淑女嘛,我觉得自己的心跳加速,美女!“哦,小人名叫朱峰,是被你从白草洼带来的。”“噢,你到底什么人?行囊也都是些没见过的东西。”我是什么人?说得清吗?“我是猎户,那些东西都是···都是仙器!”我只好胡扯。”“是吗,猎户?下面的人每天也都报上了你的行踪,我第一眼就觉得你哪里有些像宗保。看你也不是什么密探,既然是猎户一定有些武艺,可否愿意从军呢?”我能去哪?十万个愿意!何况我也觉得自己对这军中的一切似曾熟悉。脑袋里闪过:我的前身是不是杨宗保?那想法闪电般的划过。不过我还是得要回我那从2012年带来的摄像机和包里的零零碎碎。“我的东西?”穆桂英笑颜如花“拿去吧,我摆弄了半天也不知道是咋回事,既然是仙器,有时间演变一下给本帅看看。”我连连点头。

    居然做了一名北宋士兵!也许北宋的时候我就是杨宗保,凭我是个2012年的现代人很快与元帅帐内的卫士、女兵熟悉了。

    这一天晚风很凉,时至中秋,一弯冷冷的月挂在夜幕之上。我独坐在宅外的石级上看着从2012带来的摄像机、手机·····,想2012的城市繁华、科技的高端,想家、想我的女朋友,!突然看见从远处飞也似得跑来几个黑衣的蒙面人。我吓得趴在石级上不敢有一点声息,这几个黑衣人飞身入宅在屋瓦上掠过,我突然想到穆桂英,他们会不会是来加害她的?!我蹭着墙根的暗影一点点的摸进院子直奔主房。穆桂英的房间蜡烛高燃,我轻轻叩了叩门,穆桂英秀发披肩的走出来“你!有什么事吗?”我故意高声说“主帅,小人是来取传简的!”连眨眼带用手悄悄的拉她。她看出些蹊跷没再说什么我们进了门,我用手指蘸了水在桌上写到“有黑衣人光顾!”穆桂英面不改色也用手指写道“又是为降龙木而来!”“什么人?辽人吗?”“大概是吧。”我们在桌上用水写字聊开天了。“他们会找到吗?赶紧抓他们吧!”“找不到的,先让他们忙会儿吧。”

   “报!藏书阁有人闯入正在和卫士交手打斗,有些吃紧!”穆桂英看了看我“走吧,看看去!”我有这女英雄带着,怕啥?走就走!穆桂英抓起宝刀、疾步奔向藏经阁。我带着摄像机紧随其后,兴奋自己还能见到真正的穆桂英武功。

    藏书阁内一张栓了许多铃铛的大网已被几个黑衣人用利刃割破,一群士兵已经招架不住他们的武功。穆桂英宝刀一横,金光万道!把几个黑衣人罩在其中,“什么人?想干什么?”黑衣人互换了一下眼色一起向金光外扑来,却不料金光把他们又反弹回去,动弹不得。“说不说!”金光如针,扎在他们的身上。总有脓包,其中一个叫道“放我们出去!我们是从汴梁朝廷而来,不得无礼。”朝廷?怎么会偷袭呢?穆桂英宝刀入鞘,金光尽收。“来此何干?!”话还没落音,其中两个人一跃而起早已向穆桂英飞来。我顾不得许多把穆桂英撞向一边用摄像机一挡,他们以为是什么宝器,略略一愣。迟疑间,穆桂英早已腾空而起,左右开弓几个耳光瞬时扇在几个黑衣人的脸上。翻手轻点穴道,黑衣人瘫在地上,好嘛!就这几下子,麻利爽快!令人目瞪口呆。

    提审了那个脓包,原来是奸臣潘仁美派来毁掉降龙木的鹰犬。潘仁美怕杨家将的功劳越来越大,于是派人来想毁了降龙木。穆桂英长叹一声“国有蛀虫,我等却无可奈何!圣上仁宗啊!为何偏听谗言、信小人?”一双柔荑般的手紧紧握住刀柄。眼中流露出哀怨。我站在旁边真的好心疼,“元帅,何不弃帅不做,归隐山林,何乐而不为呢?”“身为大宋子民,应摈弃恩怨、放下情绪、保家卫国!”她转过头来凝视着我“你刚刚挡鹰犬的那招式像极了宗保,不过他用的是素金虎牙鎏金枪,你用的是什么武器?”“我用的是摄像机呀!”“摄像机?我只听说过公鸡母鸡,摄像机也是武器吗?”“摄像机是·····仙器!”我诡秘的回答。“天色不早了,早早休息吧!”我有些不舍但还是说了一句“晚安!”她没有听懂疑惑的看着我走出房门。

    早已养成的晚起习惯在这里好像不行了,太阳还没有出来,雾色茫茫中士兵都在上下腾挪的演练着武功,我懒懒的睁开眼睛,哇塞!穆桂英正站在床前端详着我,我惊慌失措连忙用被子遮住露在外面的身体。“小子,我昨晚怎么也睡不好,满脑子都是你和宗保换来换去,我害怕我这样子!你还是回家做猎户去吧,少见心静。”直言不讳,这就是她的性格。我回去,到哪去?我还回到了2012吗?的确我看着穆桂英也怕辜负了我2012的女朋友,可是我怎么回去呢?!“我没有家,我不知道我能去哪里?”我想祈求她留下我。她摇摇头,“我心里只能容一个杨宗保,不能有其他人的位置,留下、是对你我和宗保的伤害。”

      秋风吹得燕山山脉一片秀色,金黄的谷穗摇晃着、玉米叶子哗啦啦作响,穆桂英送我到了白草洼。我不愿、不愿离开她啊!可是她有宋代的杨宗保,我不知经历了几个轮回早已不是那个少帅,只是小小的朱峰。山上隐有野兽,我如何敢走向山岗?穆桂英呀、穆桂英,杨宗保那个富二代有什么好?凭你相貌、武艺、人品何不和我归隐白草洼?你打猎来,我做饭。不然我可咋办?!我心底暗暗叨念。

   枫树的叶子红得耀眼,穿过遮天蔽日的白桦林,眼前被山风吹动的白草一片茫茫,我想哭!男儿有泪不轻弹,打不了猎、种不了田,我还是做回那块大石头上等豺狼来把我吃掉算了!穆桂英聪明透顶,看出我的愁苦:“不要怕,野兽靠近不了我的拴马石,那旁边埋了降龙木,镇宅驱邪。各种野兽都不会伤到附近的人,你就在那附近修草庐、辟荒地,安身吧。”

    山风发着渗人的声音伴着野兽的喘息,黑漆漆的夜令人浑身发抖。我孤苦无助的被丢在这荒郊野外,穆桂英啊,你好狠心。我用手去刨降龙木,突然降龙木迅速的长成灌木、长出叶子,我张大嘴巴,一道粉红色的光刺到了我的眼睛。

     我躺在山下旅社的床上,一道阳光照得我身上暖暖的,我的女朋友身穿粉红衣衫坐在床边,攥着我的手,见我睁开眼睛笑颜如花。

     原来我的确是见到一只狍子,不过在跑过来的时候,被人在那下的猎兽夹子夹住了双腿。我被吓得晕了过去,被后面的游客见到抬到旅社,却不知道我经历了一番小小的穿越,我和穆桂英有过一小段恋情。